让梦想自由飞翔--尼泊尔ABC徒步之行

发布时间:2019-11-08   转载请注明:http://www.xingyingzhao.com/niboerjingqu/2019/1108/1371.html 
字号:

  喝好了奶茶,罗宾顿的午餐还没完成,于时,楠木林便学本山的样子卖起拐来,动作极其到位,见见看了赞他是表演系的。在这里我得以见到长在树上的铁皮石斛,还有其它不知道名的植物。

  10:37到达湿努瓦,依旧点了一杯奶茶,吃了一个甜翠的苹果,拿出30周年聚会班服套上,摆上POSS向全班同学问候,作为形象代言人我一直保持着高度的热情,一路带着班服,有机会就穿上,看着湿努瓦的芦花大公鸡长得很健康美丽,近前抢拍了一张,然后唱着歌儿下山岗。

  12:53到达进山时的打卡点,罗宾顿拿着我们的证件去办理盖戳程序,依旧是进山是那个到过中国厦门的工作人员,看见他很忙,大家也就没和他打招呼,直接上台阶了,上一小段台阶便到了乔姆龙客栈。

  来到机耕道旁的一个小卖部时,已是中午一点左右,决定停下来休息一下,补充些干粮,增加能量。要了一杯奶茶,浓浓的香草味,让我顿觉神清气爽,这是整个行程中我喝到的最为满意的一杯奶茶,无论质地、口感,让我的味蕾、嗅觉乃至肠胃都得到极大的享受。

  博卡拉——Naya Pul南丫浦(徒步起点)——比雷赞提 Birethanti ——基姆切 Kimche——Ghandruk甘杜克,车程1.5小时,徒步约6.5小时(预计行程,实际用了5.5小时)。

  每次出行,我都是跟着后头混,包括去年泰国行也是如此,有人笑称这是大神级的旅行,为此,决定在闲暇之时从多渠道了解一些相关的知识。首先百度,然后找论坛,略略的看了一遍,也只是一个模糊的印象,看了杰克翔《尼泊尔寻找爱与安宁》、《亲历者》编辑部编著的《尼泊尔花开有时》以及曾敏儿的《让我在路上遇见你》《我们肯定遇见过》。

  候机时间有点漫长,待秀姐、小美、周周三人也抵达机场,一行十人的队伍全部集结完毕,领好登记牌、办好行李托运也才五点,和见见、田园三人找了家店,点了几份菜吃了个晚饭,然后大家在机场内闲散地逛着,我们要乘坐的MU5617航班19:50起飞,昆明。到达酒店安顿妥当已是23:30,呼呼睡去。

  有了这么多优越的条件,那么如果你有一个梦想,一个想走长线的梦想,那就来走ABC吧,相信你也可以做到让梦想自由飞翔,让你的梦想从这里起飞!

  10:03近在咫尺的MBC,喘得不行,感觉寸步难行,走不过去,370多步,走了10分钟。经过MBC,已经精疲力竭,听着自己的呼吸声和一年前病重的妈妈类似,那一刻非常想念在天堂的母亲,不觉泪流满面。三哈在过MBC的一个垭口候着我,关心地问我怎么样?我气喘如牛,抬眼瞄了她一眼,表示我存在,我活着,话也难得说了,还有就是那一刻我真的想念母亲,如果一说话肯定是哭音,我是女汗纸,不愿轻露我内心的脆弱,而且参阅过相关高海拔的一些知识,情绪不能激动,此刻我无法不激动,所以只好有沉默来回答,我一切安好!三哈担忧地递给我几个能量胶,我慢慢撕开一个,慢慢吃着,似乎补充了不少能量,我依旧不紧不慢地向前行走,每走几步就要休息一下,看着不远处的ABC,真是爱恨交加,为啥这一段短短地路要耗费近两个小时的时间,除了高反没有他由,看来我不适合高海拔,呜呜呜,我的西藏之行难道将会成为泡影吗?!

  早起的人儿已经开始在打理店铺,招揽生意了,不过与前一天相比,街道冷清了许多,据说这几天尼泊尔节日类似中国的春节。沿着街道前行了一段,知道了,鸡蛋一板350卢比,一个鸡蛋12卢比,一袋500ml的鲜奶35卢比。

  随后翰驴在网上将订单发出,我恁是没有看明白,此处有许多笑料,咱就不一一述说,毕竟没有出过国门的人,也没买过转程机票,看不懂似乎也正常(自我安慰一下)

  12:20到达ABC,突然觉得一下轻松了,气不喘了,人也不累了,赶紧把放在包里的班服拿出来套在抓绒服外面(山风挺大,吹到身上比较冷),三哈看到后大笑不已,说我为了这三十周年也是够拼的。

  面对此情此景,内心非常难受,对于失去亲人的悲痛感同身受,罗宾顿在一旁呜咽啜泣着,我只能拍拍他的背表示安慰。大树打电话给山大王旅行社的小晏,让他来妥善处理此事,毕竟我们人生地不熟,没有人领路也是个问题,不知道小晏和罗宾顿说了些什么,在挂断电话后,罗宾顿擦掉眼泪,说了一句:走吧,我整个心都跟着一片痛楚,有着几许迟疑,对于一个才十八岁的孩子面对大事居然可以当即立断,心下佩服尼泊尔人的信用,也许仅仅是为了坚守他的这份职责,必须将此行完成,心里有许多不忍,虽说人死不能复生,但。。。在心里默默地祈祷,愿罗宾顿的百岁老外婆一路走好,愿好人一生平安!谢谢你!亲爱的尼泊尔兄弟,为了我们的行程顺利你付出的诚意。

  这一天只是埋头跟着后面,经过了几个站点也不知道,一路梯田、农舍、金黄的稻田让我渐渐有点审美疲劳了,路上有村里的小孩子突然蹦到面前,Namaste地打招呼,并伸手乞讨,身边没零钱、也不想助长他们这种生活方式,友好地回应一句,小孩子也不多纠缠,灵活地跳闪到一边,玩着自己的游戏。

  到酒店的餐厅吃了个免费个早餐,过桥米线+稀饭+蛋。一行人绕着酒店周边的马路兜了一圈,买了两包五毛钱小包装的洗发水。

  今天三哈全程守护,让我完成了目标,回到客栈头依旧痛,18:00便躺下休息,隔壁房间,大树、石头、见见、楠木林在讨论接下来的行程安排,讨论的很是热烈,最后一致通过轻松下山过几天闲适的生活,看风景,拍照、喝茶、聊天,看太阳下山,听着听着我也就入睡了,此刻22:02,睡不着,躺着等天明天。实在无聊,打开手机写备忘录,头持续痛,不知道是要感冒了,还是高反。时间从右手食指上划过一个多小时,保温杯里也仅剩一、两口热水。喝下一口水,忍着头痛,在无望中等待天明,伴随着呼噜声,回想着几天来的行程,不知不觉中居然睡着了,一觉醒来已是4:36分。

  回到酒店请服务生拿了一包酸奶来抚慰我的肠胃,坐在酒店前的桌椅前享受着阳光,却见酒店的人员突然忙碌起来,原来发现了一只蚂蟥,四下看看自己,没有什么异样,便又安心地坐在一边喝酸奶,喝着喝着,感觉左腰有点冰凉的感觉,心下一惊,不会又中枪了吧?这大奖也真是太能中了吧,忍不住疑虑掀起速干衣查看,天啊,一只山蚂蟥正贪婪地趴在我的腰上吮吸着,两个吸盘同时进行,我惊得一身冷汗,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将蚂蟥拍打下来,看着左腰被蚂蝗咬出了两个血点,内心那个郁闷,问酒店老板讨了点盐,加上石头提供的大蒜一阵乱擦,顿时止血,痛痒在N天后却依旧持续存在,有山蚂蟥的地带,一定不要将背包随意放在潮湿的地面,行走时将裤管扎进袜子内,血的代价啊。

  中午依旧和见见、田园三人就近寻了个川味小店吃午餐,余下的神仙们都不食人间烟火。

  从休息点往下,便是一段垂直下行的路,没带护膝,走了一段以后,怕膝盖受不了,还是停下来带上了,于是又被甩出老远。尽管是下坡我也只有被甩的份。罗宾顿非常友好地陪伴在后,想着聊聊天,让旅途变得更有趣些,于是,试着和罗宾顿交谈。呃,好吧,开了这个头,罗宾顿就刹不住他那个好学的心了,遇到就问,他下载了一个翻译软件,每次问了我以后便比对着翻译软件,这么走下来居然也没觉得累,累得是脑瓜子,将埋在土里的英文单词,一个个刨出来,在罗宾顿面前居然熠熠闪着光芒。

  十人很顺利地办理好电子签证,拿着护照、机票、电子签证单来到位于左边的2号窗口,工作人员慢条斯理地一个个受理,入关后四下张望,茫茫然地找寻提取行李处,等十个人都汇合一起,加都已是夜色渐浓,出关处有一当地手机网卡办理点,比划一通后,决定还是买一张卡以便和家中联系,一百大洋找回300卢比办好一张卡。此刻,大树他们已经搞定去酒店的出租车。

  鉴于自己是路痴,只得沿着一条道前行,泰米尔街区可谓三步一商铺五步一酒店。

  饭后七人沿着泰米尔街区溜达,周周、小美、秀姐三人进入加德满都包车一日游行程。(80元/人:游猴庙、杜巴广场、烧尸庙、大白塔四个景点,不含门票费猴庙200尼币、杜巴广场1000尼币、烧尸庙好象也是400尼币、大白塔400尼币)

  下午一点多到达乔姆龙客栈,洗澡要收费了,100尼币一人。将背包和宿舍安顿好。大树不舒服,感冒的前奏,楠木林与石头不负众望,居然成功地搞定了晚餐。石头调侃楠木林说在厨房帮厨的黑妞非常欣赏楠木林的厨艺,还递给楠木林吃的。

  新攻略:轻装,Himalaya——脊顶村Deurali——鱼尾峰大本营MBC——ABC安纳普尔那大本营,原路返回,宿Himalaya。用时九小时。

  跑到楼下一看,那只健壮的大公鸡好好地躺在那儿没有动静,毛都没去掉,大树不得不再次发挥他的英文和沟通水平,老板这才让贤内助美金去把鸡收拾干净交给楠木林,楠木林则将厨艺淋漓尽致地展现了一把,在调料有限的情况下,将啤酒作为黄酒当调料,加上石头自带的生姜,让客栈老板垂涎三尺,在品尝之后一个劲地说OK。

  打好背包,实在没有勇气穿上昨天清洗后尚未被夜风吹干的速干衣裤,换上备用的行装,为确保有一套备用的衣服便学着别人的样子将一夜未干的速干衣裤挂在背包上。

  12:30抵达Tolra,我们溜达到客栈,此处的客栈颇具特色,玻璃啤酒修搭花篱、路篱,极为别致),兜了一圈,找不到队友的行踪,电话、微信也联系不上,不得不焦虑万分地离开此地继续前行。

  12:50到了一个客栈,与见见、大树汇合,大树正在清理被蚂蝗咬后的伤口,他老人家居然带着急救包,大家调侃说他人品大爆发,中大奖了,而且还是客栈老板娘发现的。客栈老板娘非常和蔼、友善,热心的帮我们指路,并关心地问我们是否要住宿,热情地推荐着她的水果,问了问苹果的价格,她说50卢比,我摇摇头表示不要,她温和地笑着跑去拿来计算器,按下40卢比,然后用询问地目光微笑地看着我,我摸了摸肚子,表示肚子饱了,不是因为价格问题,她和善地笑着,没有一丝不高兴。和老板娘挥手告别,急行了一小段路后觉得右脚踝上有一丝痛痒,因大树的蚂蝗事件心下已是警惕线戒备弦紧绷,一路心惊胆颤,行得疑心重重,挽起裤管一看,一只蚂蝗正贪婪地拉长身体吸吮着,我都不知道是怎样的勇气在惊叫一声后让我敢瞬间用手扯掉蚂蝗,匆匆前行,还是不放心,停下来急急地把裤脚扎进袜子里,急行向前。

  顺着湖前行了一段,依旧没有我期待的场景出现,只看见几个钓鱼爱好者在湖边垂钓,天空中白鸟在自由飞翔,时光在闲淡着流过,就象费瓦湖中的湖水没有起一丝涟漪。薄暮黄昏时回望,见安纳普尔纳山峰以及鱼尾峰就在身后泛着金光,这就是日照金山的写实图,也是初遇安纳普尔纳山以及鱼尾峰,在今后近十天的行程中一路不离她们左右,前几天是靠近后几天是远离,再最后有人说天天看她们,有点乏味了,哈哈哈哈哈,这就是大家口中的审美疲劳嘛?我倒是满心欢喜,无论是初遇还是告别,在不同的地方遇见,她们都有不同的美展现在你面前。爱上一座山爱上一座城,比之加德满都,我更喜欢博卡拉,虽然与博卡拉亲近的时光只有短短的数小时,徜徉在博卡拉的大街小巷应该别有一番情趣吧,只是时光匆匆,如果不是从ABC线下来,玩了滑翔伞时俯瞰整个博卡拉,才发觉费瓦湖竟然有这么长,狭长的,街道、房屋沿湖而建,博卡拉亦是店铺林立、客栈密布。我还以为博卡拉和费瓦湖湖一丁点大,其实如果有时间全部逛遍博卡拉要花个三两天的时间。

  早上五点便醒了,一直惦念着看日出,可是左等不出来,右等不出来,直到6:15左右太阳才探出头来,却没发觉有多美丽。

  12:14过大桥上陡坡,一直向上,爬爬歇歇,太阳光热情地抚摸我们身体的每个部位。

  8点多来到一个休息点,忘了地名是啥了,田园从后面赶上来,说罗宾顿接了一个电话后一直在哭,不知道什么原因,好象是他家有人过世,让我们大惊,此刻楠木林和石头已跑得不知道踪影,急急夺命KO把他俩从前方召回来,共同商议如何处理此事。

  放下行装便到酒店前的费瓦湖去晃悠,却不见身着艳丽服装的当地妇女划着彩色的小船在湖中荡漾,心下有几分失落。

  8:40到达新桥,新桥真的很长,在桥上看景非常不错,脚下是奔腾不息的河水,两面是青翠的山峰,蓝蓝的天上白白的云,色彩鲜艳欲滴。

  13:27到达喜玛拉雅,这里只有两家客栈。手机没电了,为了确保明天行程用电,便跑去餐厅看哪有充电的地方,见餐厅里放在充电设备,想也没想把数据线插上,感觉有点乏了,便点了一杯Milk Tea,90卢比,服务生端上茶,指着墙上的一排字给我看,Once100卢比,原来充电是要收费的,我迅速拔下插头,服务生笑得象朵花似的,大概他没想到我这么抠门吧,反正我充电宝里还有电,能节约一点是一点吧。

  山上依旧无信号,空气中湿湿的。喝完茶回到宿舍,床铺略有些潮湿,不过有床上还是不错的,而且还是个大床。

  秀姐三人走布恩山环线,我、独药、田园、见见、大树、楠木林、石头七个人走ABC环线。

  从班布到多万一路竹林,流水潺潺。一点也不晒,都在林中行走,而甘杜克一路处于暴晒之中,不过所幸是入秋时分,阳光并没有那么大的毒辣,与之相比,班布以后的路程真是一个好,阳光从林中照射进来,温度刚好,偶尔从林中转出,看见阳光照耀心情也会随之开阔。

  因大、小路之分,大树、田园、我三人与见见、石头、南木林、独药四人擦肩错过,17:00许两军会师,一顿撕咬之后将恩怨了断,进入晚餐工程。大树充分发挥语言与沟通技能将晚餐敲定并让老板心甘情愿地卖了他家的大公鸡。

  甘杜克Ghandruk—科姆隆Komrong——基姆隆河Komrong Khola——乔姆隆Chhomrong,徒步约8小时(预计时间,实际只用了5个小时)。

  8月28日让三哈帮我买好了背包,之前的背包2015年去哈巴的托运过程中已损坏,不得不重新买过一个,还添置一个鹅绒睡袋、一件雨披。

  云雾瞬间弥漫了整个ABC,山峰已不见踪迹,预计一时半会儿也守不到云开雾散,看着四处溢流的云雾,见见他们先行撤离。我,三哈、田园、罗宾顿在休整片刻后于12:41返,下撤的路是如此轻松愉快,我一点也不喘了,精力充沛。我们一路歌唱着,类似小跑地往下撤,上行的队伍被我们的快乐所感染,微笑着向我们打招呼,13:28撤回到MBC,很难想象上行时的艰难,心脏极速跳动,我的腿很想轻松地走着,心却不配合。身体开始发热,减下羽绒服、抓绒服后13:39继续出发。14:51撤到道拉里,略作休整。15:01从道拉理出发,在道拉理下撤的途中遇见一对深圳的小夫妻,也说明天准备轻装上到ABC拍照后立即下撤,建议他们在MBC如果遇到好天气先拍再行进ABC,不然遇到雾锁ABC也是遗憾。在一个下坡的路上,独自在前行的田园踩到一块小石头,结果摔到坡下,幸好坡边灌木丛生,没有大碍,各位友友行走时,切记留心脚下碎石,出行安全第一。

  十个人包了三辆出租车,车子在尘土飞扬地马路上行驶,不知道是交通高峰期还是街道过于狭窄,一路拥堵。

  果然老天没有辜负我们昨天地奔波,给了我们一个美好的日出时光,在此地观看日出和安纳普尔纳山峰及鱼尾峰应该是相对较好的位置,这里似乎也只有两家客栈。

  MU2579昆明至加德满都,14:35登机。准点抵达应该是当地时间:16:15,可能是希望我们多看看高空下的加德满都周边美景,飞机在空中盘旋近半小时后降落在特里布万国际机场。

  12:40从酒店出发,十来分钟的车程来到长水机场从1号口进去,H16区等候。

  因为昨天改天了行程,所以今天的行程也就改变了,昨晚几个人热烈讨论后的结果是:慢慢悠悠逛下山,享受山中悠闲时光。

  上午8点10几分从加德满都出发,沿路大家都被尼泊尔的大花车和行人所吸引,尼泊尔人对爱车的装饰真是到了极致,车灯画上眼睛,车身上描绘成五彩缤纷,以前驾驶室内琳琅满目的挂件,真是令人目不暇给、叹为观止,一路上都看到学生,不知道是去上学还是去干嘛,今天不是星期日吗,记得山大王旅行社的小晏说过他们休一天半的,更为奇怪的是从八点开始一直到下午的行程都见着学生在马路边候车,学生的校服很好看。

  背夫都很善良友好,不过他们不懂中文,英文也不是很好,当然也有英文不错的,耐心和他们交流还是不错的,如果不是罗宾顿,我的英文单词可能不一直埋藏于记忆的最深处,为了教罗宾顿更多的中文和英文,我算是搜肠刮肚了,实在没词就避而远之,若有缘再见时他的英文水平应该会突飞猛进吧,他是个爱学习的孩子。

  吃好喝好,太阳才刚刚下山,天空中飘过一阵过山的雨,闲来无事早早地关房门休息。

  ,一觉醒来正是凌晨2:53(啊~啊~啊~,我居然流鼻血了!),雨不知何时停了,夜空中繁星密布,在星空下遥望山峰,不见鱼尾的身影,踅将回屋,继续囫囵大睡。

  田园心心念念想再去杜巴广场看看,反正时间有多,该买的也都买好了,那就出发吧,于是两个人疾步走向杜巴广场,想另辟蹊径,拐到一条小巷里,发现了一户普陀世家,户主很和善地请我们进到院落参观,这里留有地震的痕迹,之前这座院落应该很不错,现在仅剩院中央的这几个雕刻完好无损。

  清晨被卷闸门的推拉声唤醒,此起彼伏阵阵鸽子的咕咕咕的叫声和着其它鸟儿清脆的鸣唱,间或一、两声叽里咕噜的人声、摩托车声混杂在一起,加都的清晨是如此热闹。不愿错过与加德满都亲密相处的好时光,将身体从温暖的床上抽出来,揣着仅剩的一百多尼币,决定再转转周围的街巷。

  喝下三碗鸡汤就着米饭,满意地打了个饱嗝,寒意渐起,那就闭门就寝去吧。一进门看见一床一墙黑麻麻的蚊虫、飞蛾,激起一身的鸡皮疙瘩,硬着头皮用纸拍打驱赶干净,发现是因为窗户没有关紧,赶紧将夜色关在窗外,躲到被窝里休息起来,远处寺庙的诵经声在夜色中传播开来,让人的内心空前地宁静,似乎要将尘世间地一切杂念全部删除干净。

  9:07班布的最后一个客栈,出班布走入湿努瓦,行进在竹林中,听着流水潺潺,虫鸣鸟歌,9:28行走在一个大坡后,太阳直躲过来,有一种守得云开见日出的美妙感觉,心情豁然开朗。继续上行10分钟,缓缓行,又进入树林,上一个陡坡后依旧沿坡缓行。

  10:30到达兰杜克客栈(美美地喝了一杯奶茶80卢比,和三哈分享一个50卢比的苹果,把路粮拿出来分享一番,奶足饭饱后背上行装继续前行,三个人逍遥自在地漫步在乡村路上,偶遇一对来自加拿大的老兄弟,田园情不自禁地又去和人家搭讪,鸡同鸭讲的比划了一顿,兴奋地和老兄弟合影留念。

  看着干干的蛋炒面没有太多的食欲,于是依旧点了一杯奶茶,乔姆龙的奶茶亦是速溶包泡冲的,味道自然不是很美好。美丽狡黠的老板娘将昨天谈好的400尼币的西红柿蛋炒面变成了430尼币,亏得我对着菜单又是比划又是画图,最终她还是弄拧了,给我们弄了个蛋加西红柿加新鲜蔬菜的炒面,我要的是汤面。。。

  聊着走着又到了饭点,还是吃货楠木林走街窜巷后找到这家大食城·印象北京·青旅的饭店,说是川味,并不地道,不过要在博卡拉吃到正宗川味也是为难人家。北京时间19:14开饭。

  缓步沿山而行,9:18到达去兰杜克的标志,开始上行,罗宾顿不靠谱地不在分叉路口等我们而是在分叉后的汇合点晒着太阳傻笑着等着我们的到来,幸好一路有徒步者,才没让我们走另一条更为辛苦的攀升小路。路途中一家五口的队伍让我们佩服外国友人,一对夫妻带着三个孩子,最大的最多的六七岁,小的才三四岁的模样,各自背着行装,父母一路和孩子交流,询问孩子的情况,并告诉他们一些知识。

  依旧在山林中行走,见到8:35的鱼尾峰。在道拉里没有停留,向MBC行走,沿着峡谷行走。

  13:17到达一个点标志,离ToLra(海拨1070)1小时,便开始进入拔高地势,走几步歇一下,心里没有一点谱,停下来补充了一袋救命还魂的能量胶,一路爬坡,13:47气喘吁吁地到达一个小店,几近崩溃的我点了一杯奶茶,小气的老板居然将厕所门关了,真的是极不厚道。楠木林和石头一路飞奔在前,直接飞到Deurail,让我们在玩命地不停地追赶。幸得有老药子全程守护左右,在她强大的身影压迫下得以完成今天的行程。

  短短十来天的尼泊尔行,留下深刻的印象,同行的人都说有机会要再度出游,三哈笑着说,约定下次EBC行,我呵呵地笑着应承,其实这次ABC能走下来,也得益于关键时刻三哈的全程守护,期待下次出行,马家三个稀里马大哈的人能一起出行,三人同行的旅程实在是少之又少,虽然曾无数次畅想,但实现起来着实有困难。

  夕阳西下,太阳的光芒将远处的安纳普尔纳群峰以及鱼尾峰映照的光彩夺目,大家赶紧跑上楼顶观景拍照,将鸡和晚餐的问题抛之九霄云外,待到日落西山,倦鸟归林,七个人才想起晚餐呢?

  有木有要一杯奶茶已经不记得了,在休息点往前方看,层峦叠嶂,满目青翠。石头和楠木林精力旺盛,在山顶打了一套似太极非太极的拳。

  到达花语酒店汇合时已是北京时间21:35。大树他们什么时候找到的当地旅行社,我也不知道,也许是在机场的时候。一行人来到山大王旅行社开始和小晏洽谈徒步行程、滑翔伞、登山证等的办理,所有事项敲定完成已经是北京时间23:10(当地时间10时许)。对于习惯早睡的我,感觉有点疲惫、有点昏昏然。

  楠木林真是个吃货,一大早在泰米尔街区溜了一圈,就找到一家中餐馆(齐鲁餐馆),一个山东人开的餐馆。北京时间10:05开启加德满都的自助早餐模式,吃的那个满足与得意无人能比。

  早睡早起,完全随心所欲睡地到自然醒。客栈远处的山窝里蓄积着厚厚的云,沉淀在山谷,没有升腾起来,想起那次官山的云海,这个与之相比,略逊一筹。天渐渐亮起来了,天边突然有了一丝红色的亮光,太阳,太阳马上要出来了。

  14:21已经进入候机厅,这里的奶茶150卢比一杯,比ABC大本营的奶茶还贵20卢比,比酒店旁小店的奶茶贵了7.5倍。

  原计划:安纳布尔纳大本营ABC—脊顶村Deurali——喜马拉雅Himalaya——多万Dovan ——竹林Bamboo,徒步约8小时;

  9:08到湿努瓦,喝了一杯热茶,味道也不错,70卢比,10:20到达班布。

  今天全面开启买买买的节奏,最重要的是海子的茶叶。说实在接这么一大单也是够我喝一壶的,不过好在事先和海子声明了,对于茶我是的实在的门外汉,所以我无法确保品质。和老板砍价真是弄得我晕头转向,微信直播给海子,然后没有章法地砍价,完成了这一个大任务,接下来就是瞎逛了。

  16:10回到喜玛拉雅客栈。田园一路哼着小调,估计她的音乐神经今天完全被点燃了,心情好到爆,为此主动请缨,说她想做面疙瘩汤。17:50喝下三大碗热乎乎的面疙瘩汤后精神振奋了些许,懒怠于动便回屋休息。

  跟着强驴混,其难度要高出许多,见见、楠木林、石头、独药大步流星地走在队伍前方,身边的景色对于他们已经司空见惯,而我的内心却被打动,于是时不时地驻步留恋,来不及用手机拍摄,只好用眼睛多看两眼。

  博卡拉的滑翔伞俱乐部可能是合作模式,大家相互支持配合,资源共享的,因此我们理所当然地被卖到了另外一家俱乐部,到达另外一个俱乐部门口时,司机说要等等,我问等多久,他回答说等15分钟,经过几天的历练,我的英语脑洞大开,英文单词一个一个从脑海里蹦出来,居然也管用了,用一个一个的单词来解决路途中遇到的问题(提醒友友们,以后国外行还是提前准备下载好翻译软件,沟通会更畅通)。

  七个人包了两辆车,9:20出发,9:53到达Pedi。汽车行驶在与拉萨相通的路上,车辆摇晃着,鱼尾峰在左侧,时隐时现,从云山中突兀出来。伴随着歌声,鸟儿在空中自由翱翔,10:22与鱼尾峰渐行渐远。蓝蓝的天空,白白的云。

  太阳照耀着前方的安纳普尔纳群峰及身后鱼尾峰,一路朝着山峰朝拜,现在终于近距离地看到了它们,我疲惫地走在队伍的最后面,幸好有小罗宾顿跟在旁边,便请他拍照留念,他非常认真地帮我拍照并让我看看是否满意。路上不是有人路过,一个中国女孩坐在那儿晒太阳看山峰,看着一脸疲惫地我冲我加油。

  一路追赶也没有遇到重装的前行部队,到达甘杜克已是15:30多。因为不会用当地卡拨打国内手机号(原来才知道那个+号要长按键以后才会出现),我们三个都没精力往前追赶了,决定在此安营扎寨。罗宾顿帮我们找到了客栈,然后让他去打听我们的队友现在何方。

  什么时候走过了进山办理手续的打卡点?不知道,过了一座桥以后,有工作人员出来问我们是去哪里?这才知道我们还得盖章啥的,原来我们的背夫兼向导一直没出现,是在办理这些事务。

  每一次相逢都是一首歌,每一段旅行都拥有深厚的友谊,在酒店门口一行十人总算照了个全家福。

  Deurail——Phedi帕底,徒步7.5小时到达终点——博卡拉,行车1小时。

  东航MU2580,17:08起飞,俯瞰加德满都,心中默念Seeyou。17:11飞机上升到云端,坐在飞机左窗正好遥望连绵起伏的喜玛拉雅山脉,远远的天际线延伸在山顶之上,太阳光照耀着,喜玛拉雅绵延在云海之上,焕发出金光,17:20群峰已转入机身后。心中感念老天的眷顾,满足我的心愿。17:33转到右舷窗观看落日余辉,此刻的太阳光透过机窗依旧耀眼刺目,太阳下的云层被涂抹上一层温暖的金色,夺目的阳光让我将视线转向左舷窗,转身之间,太阳就失去了耀眼的金黄色光芒,成为透体鲜红的小球隐在云层之中,却将周遭的云朵洇染成不同的色系,晦明变化间将整个天空涂抹成一幅明暗交错的国画。

  9:00滑翔伞俱乐部车来了,以为是专车接送,结果一路上兜兜转转地不停接人,最后居然把我们七个人分成了两队,三个人跟另外一车走,无一例外,我们三个女生居然自觉地跟着另一辆车走了,户外行走不应该要求其他人的照顾与体贴,事实上人活在世上就应该自立强大,而不应该把希望寄托在他人身上,那就没有什么战胜不了的。

  象鸟儿一样在天空中自由翱翔,俯瞰费瓦湖,仰望近在咫尺的太阳与触手可及的白云,和空中色彩斑斓的滑翔伞,实在是妙不可言。妈妈,让我们一起飞翔吧!也是因了这份怀念,让我有勇气在天空中翱翔毫不畏惧,Tele一点也不听我的指挥,我想飞得更高更远些,他应付地拉高了些,我想让他旋转,他也只是略微地转了一点角度,整个行程平安而又安宁,风在耳畔吹过,张开双臂飞向遥远的蓝天,我是一只自由飞翔的鸟儿。。。

  7:00坐在餐厅,太阳透过玻璃窗照射起来,温暖,享受着阳光,太阳照在身上已经暖暖的,有些灼人。

  现:喜马拉雅Himalaya ——多万Dovan ——竹林Bamboo——乔姆龙,用时6小时。

  12:55出发,到机场不过20分钟左右的车程,回想初来乍到时的拥堵及尘土飞扬,感觉是在两个国度的经历。领登机牌,过安检、填离境单、出关、进候机厅,一切程序顺利的不要不要的。

  14:30最终抵达休息点Deurail的客栈,此地海拔2080米。点了一份披萨650卢比,奶茶80卢比,一壶热水300卢比,早早地完成了今天的中、晚餐。一边记着一天的行程,一边和田园、三哈没有边际地海聊着,7点多,胃渐起饿意,羞怯怯地问三哈还有啥吃的,三哈问要不要煮今麦郎山西刀削面,直切俺内心,笑着答道:你愿意煮我肯定喜欢啊,一碗销魂舒胃地热面囫囵下肚,乏意渐起,放下手机,晚8时许迷糊着进入梦境,22:50身体地各个部位从酸胀中苏醒,于是不得不借着备忘录再度催眠。

  七时许出发,刚出客栈往下走一个小段台阶便到了进山的又一个打卡点,我们热热闹闹地摆起POSS来,可能是出发的早,打卡点除了我们一行人没有其他徒步者,工作人员很开心地问询我们来自哪里,一听说是CHINA,很自豪地告诉我们他曾经去过中国厦门。

  一望无际地梯田、金黄色的稻谷、微风过处,掀起阵阵稻浪,村舍就在徒步路的两旁,阳光下的花儿开得十分娇艳动人,急着赶路的我来不及细心探询它们的心情,一路追赶着,象一个追赶太阳的人,太阳直射在身上,有些热,眼镜的镜片不时被散发出的热气熏染,时不时得摘下眼镜来透气。

  原定计划为: Himalaya——脊顶村Deurali——鱼尾峰大本营MBC——ABC安纳普尔那大本营,海拔4130米,徒步约8小时,宿ABC大本营。其中MBC至ABC路段2个小时都是缓坡上升,风景极佳,虽然高海拔徒步却不感觉累,莫大享受。

  一阵阵桂花浓郁的香味从窗外飘进来,沁入心脾,为不负这美好的芳香,特泡了一壶从尼泊尔带来的红茶,独自坐在阳台上,晒着太阳遐想。

  两个小背夫兼向导于19:18分来到长城酒店,约定第二天七点半集合一起出发。

  吃了几天的蛋炒饭和西红柿面汤,有点腻了,于是决定今天品尝当地餐饮。点了一块320卢比的尼泊尔大饼,喝下一大碗牛奶(见见提供的奶粉条确实帮了大忙)。

  为预防住ABC高反,大树他们商量着改变了行程,轻装上下ABC,虽然耗时久一点,比之宿ABC带来的风险会更少一些。

  从博卡拉8时许出发,到达Naya Pul大约是10时左右,一行人稍息休整后,向前行进。

  下到山底便有一个小卖部,依着小卖部左转,过了一座小桥,便来到了罗宾顿的打卡点,据说他要吃中饭了,此刻才9:25,听得我们有点瞠目结舌,在等待中,五个人每人各点了一杯奶茶80卢比,这里的奶茶和第一杯奶茶相比,没有那么醇香,似乎是速溶茶包冲泡出来的,果然,等石头花了两杯的钱装满他的保温杯,发现色泽与我们的相比淡了许多,而且还看到了速溶包,老板用狡诈委琐地目光看着我们,让我们觉得极为不舒服,原来每个地方都有不厚道的人呢。

  行行复行行,七个人溜达了一圈,对比了三两家旅行社后,最后一致通过:尼都闲游模式正常开启,另找了一家叫鹰眼的旅行社包了一辆车(每人50/元,也不含门票),对比着地图,先行来到猴庙(离开加德满都前一天遇到了蔡老师,此次她是第五次来尼,已经呆了两个月了,还乐不思蜀,一说起尼泊尔来便神采飞扬、滔滔不绝,说看猴庙京广黄昏时候去,那个时候景致最美)。第二个地点是杜巴广场,结果误以为是烧尸庙,满心疑虑地在里面左转右转,从何种迹象上看也看不出是烧尸庙,自己从心底里认定是广场一类的,因为之前看过相关图片和文章。等到了烧尸庙才知道前面去的是杜巴广场,内心那个无语,想想以后出行还是多了解一下当地的相关风土人情的好,不然闹这么一大笑话也是前所未有吧。来到烧尸庙,鉴于对于死的敬畏,我没有同行,在门外等候,坐在大门外的马路上,傻傻地等着,秋风吹过,有些许的凉意,有一个长得漂亮的尼泊尔姑娘过来搭讪,用的是英语,我只听懂MONEY这个字眼,只好茫然地对她摇摇头表示抱歉,她也就笑笑有点失望地走了。到大白塔时下起了大雨,一行人都没兴致参观,便草草结束一日游的行程回到酒店。

  一大早,将一再精简的背包(11.6KG)重新检查了一遍,看看是不是有必备品遗漏,背上背包出发了。乘K8728抵达南昌火车站时间为14:46,出站顺着指示牌的指引来到机场大巴候车区,登上大巴(15:32发车中,温馨提示:机场大巴每人十五元,不找零,友友们记得自备好零钱,不然用吉安话说:毛有零噶就跟卖票个一样,守到门口收别人的零钱)。

  7:18出发了,天气格外晴朗,地面上找不到一丝雨过的痕迹。一路下坡,想着过两天就可以出山了,心情格外得美,走起来相当地轻松,遇到一个今天要抵达博卡拉的广东小伙,他走的是布恩山+ABC环线,今天是第七天,感觉就是来暴走的。

  途中许多外国人都是着背心,短裤行走,露出他们的大长腿,而我们则是包裹的严严实实,以防晒黑、晒伤。见见、楠木林、石头、独药跟着大长腿的部队行长,一下子把我和田园甩出好远,心中有几分忐忑,幸好背夫兼向导罗宾顿对我俩不离不弃,陡添了几分安慰。

  一年一度的国庆假期,是三哈必备的长线年的东坡之行的梦想破灭后,渴望与三哈同行的愿望愈来愈强烈,于是在8月1日晚20:13接到三哈电话说她的护照已到手,尼泊尔之行已确定时,我很坚决地说我也要去,不管是否请得到假。那个时候的决绝,有点悲壮,大有为了此行不管不顾之念,现在回想也忍俊不禁。当下三哈就联系见见,确认后加入尼泊尔群,并立即支付定金,预订机票,第二天翰驴通知机票已全部预定,我居然还捡了个便宜,抢到了更便宜的机票。感谢翰驴的前期准备,以及发起人风之魄的召集,虽然这两个人最后都事出有因,无法出行,但一直关注着我们的动态,在路上的各种遇见都是美丽而动情的!

  等真正到了尼泊尔,真正走在路上时依旧是一副懵懂状态,地图也是支离破碎的,因为都是外文,地名压根就没记住。

  10月2日,翰驴临时发贴说,他没法一同前行,家中有急事。原本指望跟着翰驴混,一路上把各种蛋和饭的做法吃遍,翰驴去年刚去过尼泊尔。翰驴把从马蜂窝旅游上荡下来的必备知识点《尼泊尔徒步Poon.hill许可证、进山证Tims》、《博卡拉滑翔伞体验》、《手把手教你办落地签、电子签及签证延期》等发到群里。如果认真看了这些的还是挺有用的,只是大家都是放置一边未加关注,以至于就有点晕头转向了。

  今天的我显得非常沉稳与淡定,许是对未知东西天生的一种敬畏,我表现得极为安静,三个人按照别人的指点来到山坡上,我的教练Tele拿出几张牌放在手上,那一刻很佩服自己的领悟力,立马想到了抽签这个词,茶玫的尼泊尔行中描述玩滑翔伞的文章中并没这个桥段,内心有一个小小的祈祷,希望碰上一个靠谱的教练,虽然有祈祷,我却没有迟疑,迅速地抽取了一张牌,没想到居然是Tele,Tele没有多少欢喜,也许就象他的模样一样吧,或许他内心有点失望,他可能想被一个漂亮的MM挑中,总之,接下来的行程我们将命悬一线,无论如何我得完全相信他。按着Tele的要求将手机放到他的背袋里,他也没有作过多的指点,好象我是一个老手似的,独自在一旁看着别人轻松地起飞,看别的教练怎么教授起步、起飞,内心没有一丝丝慌乱,茶玫说她起飞了几次,在现场也没有看到等风来场景中的悬崖,只是一个大坡,比较陡的坡,用不上走几步,已经铺好在地上的伞面立马就鼓胀起来,然后假装跑两下就脱离地面飞起来了,离地面越来越远,离天空越来越近,太阳就在头顶上方照耀,风过处有几丝凉意,我的防晒衣被风吹得沙沙作响,蛮好穿着抓绒衣来,每个人体质不一样,大树穿着短T也没感觉冷。

  我属慢热性品种,加之昨天抵达时到处迷漫的灰尘和拥堵的街道让我对加德满都没有过高的热情和满意度,当从博卡拉返回到加德满都,对尼泊尔的风土人情略为了解时,不知不觉爱上了这个国家,况且在尼都还可以吃到美味可口的中餐,尤其是花样繁多的早餐,这一切美好的开始归功于楠木林。

  6:10太阳露出一点点微红,一蹭一蹭6:17跃出山头,露出红艳艳的笑脸,瞬间放出光芒,山下云海涌动、堆积、分散、平铺。

  9:30,等到9:45再出发。等待总是无聊的,15分钟过得极为缓慢。不过这哥们还挺靠谱了,说15分钟,其实也就5分钟左右便又启程了。大约半个小时的车程到达山顶。

  下得山来,等照片等了半天,13:20左右挥手告别博卡拉,一个人躺在后排座摇晃着向加德满都行进, 17:39两旁的路灯已点亮。夜风已起,有些许凉意。17:53幕色渐起。

  当地还有背夫,如果你觉得饭菜实在不合品味,那就带上合味的老干妈、泡面之类的来吧,当地也有泡面,但口味与国内相比还是不太适应,十月份的天气还是比较热,早晚温差比较多,带上一件羽绒服是必要的,正常情况下,有两套换洗最好,有一次性内裤就买一次性的,山中气温多变,三四点钟太阳光就不强烈了,转瞬就起雾飘雨的,晾晒起来不一定干得了。从乔姆龙出发的那天,我效仿人家将把速干挂在背包上,结果一咱在林荫山路中行走,一天时间也没有干。

  14:30许吃饭,17:00开始下起了雨,下得还挺密集,心中有了几分担忧,虽然知道这是过山的云雨,但山上气候变化着实让人摸不到头,还是添了几分愁绪,我不仅见光死还见雨倒。不过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由不得咱,实在不行就在客栈多呆上一天好了,于是,三个人在房内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肚子开始叽里咕噜地叫起来,问老杨可否煮方便面,老杨爽快地答应了,并身手敏捷地煮将起来,一个人将一大盒热乎乎地方便面连汤带面吃将下去,幸福感爆棚,马无夜草不肥,这样下次,七天后出山时会不会胖得走不动啊!

  13:55等待MU2580办理登机牌,小美无聊地找来一个轮椅让秀姐推着,做出搞怪作恶的模样,让队友们忍俊不禁。

  Pothana,8:41第一站,看见大巴,距离帕底1小时。沿着机耕道一直前行,和武功山的路没有太多的区别,队友决定停止步行,包车直达博卡拉,用更多的时间来休整。

  7:20整理好背包继续最后的征程,七点二十几分,从Deurail出发,8:00到达打卡点——出山盖章地。

  此篇将我行程抵达站点的时间能记住的都列上了,只想告诉各位看官和友友,其实路途并不遥远,只因我的体能一般,所以行程有点紧凑,但并不是想象中的可怕,只要有一定体力的人,一定可以走下ABC线,一路上都有客栈,客栈不仅可以住宿还有饮食可以提供,虽说是当地的口味,如果你愿意亲自下厨,和老板友好沟通是可以吃到你想要的味道的,山上的主食有米饭、面条,蔬菜为西红柿、蛋、土豆、包菜等一类易储存的,水果有当地的苹果、香蕉啥的,我好象只吃过苹果。本人觉得途中最能提供能量的是奶茶,即补充了水份又补充一定的能量。

  顺利地抵达昌北机场已是下午16:38,在昏睡中惊醒,急慌慌地下车取出背包和随身包(大包、小包、拎包),吉安的大树、石头、楠木林以及九江的见见已在机场2号口等候,见到我们戏谑地问我们是否去逃难。

  今天总算弄清楚了在尼泊尔这两个单词是怎么拼写的:TOILET厕所,BATHROOM洗澡间。

  抵达加德满都国际机场,下了飞机,坐上机场大巴几分钟时间便来到航站大楼,顺着人流,过长廊,进入入境大厅。在桌子上很快找到了入境卡,面对满是英文的入境卡着实有点懵逼状态,一行人茫然四顾,四六不着调地填写着,突然想起行前翰驴留下的签证攻略,于是翻开翰驴提供的填写入境卡攻略,依葫芦画瓢着。填写完入境卡,看见好多人在电子屏幕前捣鼓着啥,就近找了个看似和善的人打听起来(出门在外法宝:细心观察、友好询问、善于倾听,这会让人处理事物更为快捷顺畅),原来这就是攻略上描述的落地签电子填写机,机旁有尼泊尔小伙在一旁帮助操作,非常友好而耐心地帮助我们填写,指导我们拍照傻笑,打印并将小票交付给我们,并没有要求小费(一行十人,九人都在忙着填单,打印落地签单,而小美这个时候正静悄悄地去兑换了尼币,忘了兑换比率是多少了)。

  7:11带着一颗朝圣的心情又出发了,途中经过一段泥石流路段,远远地见一群羊儿在山间行走。

  实在有点冷,赶紧套上羽绒服,向大本营的客栈奔去,三哈请喝了一杯奶茶130卢比(三哈说一定她请,她要让我们记住她在4130处请我们喝了奶茶,然后永生难忘,其实她不请奶茶我也永生难忘,从MBC至ABC她完全打乱了她自己的节奏,一直不离不弃于我左右),感觉自己象是动漫片的奥特曼或者波赛冬之类的休整后满血复活,打了死结的腰带也终于解开了(几天的行程,已让我衣带渐宽(哈哈哈哈哈,衣带渐宽终不悔啊!),速干裤的腰带完全松了,在慌乱之中打了个死结)。

  11:40行到多万,居然就没信号,于是处于失联状态。等两天后出得山来,一大堆关怀的问候信息从微信中接二连三地一串串蹦出来,真是十分抱歉,以后出行还是提前打好招呼,说明随时有可能没有信号无法联系。

图说天下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俄罗斯建筑
英国明星
印度科学
德国联赛